最新资讯  >  新闻资讯

说不尽太极拳的风情,道不尽太极拳的魅力!

发布时间:2017-10-10 18:12:43  作者:本站编辑  来源:本站原创  浏览次数:
我有话说 | 分享 |

2547401243998118147.png

太极拳审美

2547401243998118147.png

作为一个中国人,你可能不会打太极拳,但你不可能不认识太极图:一个圆圈儿,象形无极,用一条形如“S”的曲线将圆圈儿等分,把其中一半涂黑,中国人习惯上俗称这样一半黑一半白的图形为“阴阳鱼儿”,黑色代表阴,白色代表阳,象形太极。黑鱼儿头的一边,要留一个小小的白圆儿,称“鱼眼”,同样,白鱼儿头上也要对称地涂一个黑色的“鱼眼”, 鱼儿们有了眼睛,太极图就灵动了。


中国人最根本的宇宙观是《周易传》上所说的“一阴一阳谓之道”,阴阳二气化万物。


所以先祖们研究宇宙,视天为阳,地为阴,日为阳,月为阴;研究地理,视山为阳,水为阴;研究人类,视男为阳,女为阴;研究人体,视背为阳,腹为阴;太极拳呢,以动为阳,静为阴,虚为阳,实为阴……,中国人认为,事物都是变化的,这种变化是由内在的阴阳转换促成的,阴阳平衡时,事物相对稳定﹑事物状态最佳,这是中国式思维,这是中国人的方法论。


中国文化里有五行学说﹑阴阳学说﹑风水学﹑中医学等等,在学习中国文化的过程中,你将会深刻地体会到太极图是多么精准﹑多么形象地表现着中国文化:中国哲学崇尚“中庸”,太极图黑白鱼儿曲线互补;中国文明理想“和谐”,太极图黑中有白﹑白中有黑,阴阳鱼儿黑白分明,共处一圆儿,对立且统一;太极图是中国哲学最完美的图示,是中国文化的核心!


20160407113557_84064.jpg


太极拳的具象美


一套太极拳是由一系列动作组成,由24个动作组成的,就称为24式太极拳,由42个动作组成的,就称为42式太极拳。(这里主要以杨氏传统太极拳为实践基础)一个动作的完成状态被叫做“定式”,所谓“定式”,就是人体639块肌肉和208块骨头实现的一次整合,是动静转换过程中相对的稳定点,在攻防意识里是进可攻退可守之点,如果整合最佳,瞬间发力,其合力以吨计,所以武松是可以打死老虎的。


太极拳行拳过程中一个接一个的定式,就是人体不断变换姿势的一次又一次的整合。从一个定式到下一个定式,人体则要完成一次或几次的动静转换,即虚实变换﹑阴阳变换。(多数的定式到下一个定式是经由一次转换完成的,少数个别的定式是需要几次转换才能完成,如揽雀尾,抱虎归山等)无论是定式还是转换,太极拳讲究人体在行拳过程中,始终要保持身体的松柔﹑重心的平衡。


肌肉筋骨一点儿的紧张就是一点儿的僵滞,重心一点儿的偏差就会带出一点儿的笨拙。所以,太极拳有着极严谨和科学的动作规范,如:立身中正,虚灵顶劲,肩与胯合,肘与膝合,手与足合,(外三合);心与意合,意与气合,气与劲合(内三合);在力求六合的行拳过程中,行拳者全神贯注的自身观照,灵活稳定的动态平衡,和谐统一的形与神﹑意与身——就定格了太极拳的优美。


太极拳的行拳过程可以用太极图来形象化,黑色为阴,代表静;白色为阳,代表动:预备式,立身中正,两脚距同肩宽,心静体松,这时的人体就是太极图的外圆,古人称“太虚之初,混沌未分,阴阳无形,动静无始”,所以也叫无极式,“无一物而生万物也”;起式,有动有静生太极,对应“S”曲线分阴阳;定式,顾名思义,人体要在这儿有一瞬间的静态平衡,动的要静,点白鱼儿之黑睛,同时,静的要蓄下一式的“势”动,静中又有预动之势,又点了黑鱼儿之白睛;定式与定式之间的转换,以腿为例,重心所在的腿是实的,是静的,是阴,对应太极图黑色部分,另一条腿是虚的,是动的,是阳,对应太极图白色的部分。


(当然身体的其它部分也有实虚之分,动静之分,阴阳之分,我们这里仅以腿为例作以说明)转换开始,实腿变虚腿,阳从黑鱼的尾巴开始生发,逐渐壮大,直至黑鱼全部变白;同时﹑同理,虚腿变实,阴从白鱼的尾巴开始生发,直至白鱼全部变黑;黑白鱼此消彼长,转换完成时,阴阳各自点睛,这又是一个定式,又是一个太极图,只不过这一动的太极图和上一动的太极图正好相反,上一图白的一半这一图是黑的,上一图黑的一半这一图是白的,但这个太极图绝不是上一个太极图180度的旋转,因为旋转实现的只是一个位移,而这个太极图是上一个太极图自身完成一个内在的阴阳转换之后的新的太极图。


可见,太极拳的一动就是一个太极。一个太极,人体便完成一次阴阳循环﹑一次虚实转换,实现一次整合。“动之则分,静之则合”太极拳里谓的“开合”,在这样连续的“开”与“合”﹑“张”与“弛”的运动中,人体阴阳调和,吐故纳新。可见太极拳的命名是多么贴切!可见中国文化又是多么细微﹑周到﹑体贴地滋润着中国人的生活!


这么一系列连续的﹑复杂精准的“开”与“合”,谁来指挥?谁来协调呢?


Img420474571.jpg


注意!太极拳讲用意不用力。


意,即意念,是生命的意志,它体现生命自身内在的﹑深层的秩序和规律。意可以统领全身四肢百骸,实的静﹑虚的动﹑半实半虚﹑亦动亦静,无不在意的掌控之中;太极拳是以意行气,以气运身,所以身体处虚时的松懈,处实时的僵滞,都是意不到之弊;太极拳是用“意”趣味地演绎人体力学。


气,这是个很“中国”的概念,在中国文化里,它可以被很宽泛地用于对宇宙﹑精神﹑物质﹑现象﹑状态等等的描述,在这些描述里,它有时候是具象的,有时候是抽象的。在太极拳里,它是抽象的,可以理解为是人体可以自行生发的一种生命动力,它运行血液﹑活络经脉,它蓄于丹田。它的发动,即所谓的“气沉丹田”,人体便可以产生一种“能量流”。


这种“能量流”“其根在脚,发于腿,主宰于腰,形于手指”;①这股“能量流”由脚而腿,而腰,最后至手指的传递是否畅达,要取决于人体的放松程度,人体越放松,“能量流”传递越畅达,所以太极拳一开始首先要求“气沉丹田,心静体松”;这种“能量流”的传递是以上述的 “开”与“合”两种运动形式的连续交替而实现的,“开”是发,“合”是收,一“开”一“合”是一次循环;“能量流”随着“开”“合”的起落,时显时隐﹑时刚时柔﹑连绵不断﹑太极拳里称它为“劲”。


劲,这个概念是要在习练太极拳的过程中慢慢体会的。劲不同于力。力是肌肉﹑筋骨的一种紧张状态,力是有方向的﹑是刚的﹑是可折不可弯的,而劲是蓄于松柔的肌肉﹑筋骨中的,是柔的﹑是灵活的﹑是有弹性的,是周身一气的,它“动急则急应,动缓则缓随”,它能“舍己从人”﹑“随屈就伸”﹑粘连黏随,②发于“一抖”﹑“一弹”之间可达“四两拨千斤”之效,有拳家比喻说“力是棍,劲是鞭”,形象之极。


气与劲,好比月亮引力和潮汐,引力无形而潮汐涌动,不遇阻力,只见潮汐之柔美,它逶迤而来,拥着白白的浪花,优雅轻柔地﹑绵绵不断地涌上沙滩,一旦受阻,它汹涌澎湃,惊涛裂岸,它绵里藏针﹑积柔成刚爆发于瞬间。


太极拳里的一个个定式,棚﹑採、挤﹑肘﹑靠,是攻﹑是发!捋﹑挒﹑按,是引进落空、是借力发人、是守﹑是化!是以“意”体现着“劲”之阳刚;太极拳里的一次次虚实转换则是“劲”的流淌,是以“意”展现着“劲”之水样的阴柔。所以,太极拳是以绵绵不断的形式﹑轻柔舒缓的节奏﹑刚柔相济的韵律来展现着她的优美——这就是太极拳独到的动态之美!


此外,太极拳还具有服饰美。太极服以中国传统的服饰元素为主,宽松﹑休闲,袖口﹑裤脚窄收,纽襻相系。面料柔软﹑飘逸,色彩明快﹑亮丽,穿起来端庄大方,动起来随身从形。拳显阳刚,她展劲如旗,拳潜阴柔,她曼舞轻扬,恰到好处地形显着太极拳的张弛之势,锦上添花地点缀着太极拳朴素的具象美。


a4af9568gc39c3cb83079&690.jpg


太极拳的意象美


太极拳不但有丰富独特的具象美,太极拳还可以产生意象美。


意象是什么?


象,指物象﹑形象﹑现象,是事物的抽象与具象状态﹑规律等信息综合而深化的显现。


意象,是指人的直觉对“象”的客观感知和灵感对“象”的体悟。即在“象”的基础上,再加进人的主观认知和想象而形成的知觉,有些抽象。


意象思维是中华文化的特色,注重对事物整体及空间氛围的感觉,使人思路开阔,能从宏观上辨析﹑领悟事物的本身和外在的影响,从而辨证地掌握事物更全面﹑更深刻﹑更微妙的规律,即中国人所说的“道”!几千年的意象思维锻炼了中国人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这就是中国哲学的高深﹑东方文化的神秘!


学拳常常做观摹,一招一式的看,看人家的颈﹑肩﹑腰﹑胯的松沉,看人家的肘﹑腕﹑膝﹑踝的灵活;也整体的看,领略太极拳的绵绵不断﹑刚柔相济。观摹让我学到很多,这种具象之美是可重复出现的,你可以反复看﹑反复学,你可以定睛看,驻足看。然而,我常常会在不经意的一瞥间,不期而遇的一刻里,感知太极拳神奇的另一种美——意象美。


某天,一位儒雅先生的一式 “左棚”,(杨氏42式太极拳起式后的“揽雀尾”)这是很平常的一动,太极拳里司空见惯的一动,远远地一瞥之间,竟让我闪电般邂逅了意象美:他虚灵顶劲,领出的一身正气,好像瞬间接天与地,那一派恢宏﹑浩然的气象,让我分明地感受到了“崇高”之美! 一种莫名的震慑让我不禁肃然起敬。(这是距离产生的宏观美,当时我不在他的场中)我马上定睛去看,却已虚无缥缈了;


有时侯,一瞥之间我似乎感觉他在一个水平延展的空间,深远朦胧,祥和宁静,他本人也仿佛超凡入圣了;这种美的体验有些神奇,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现身,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们稍纵即逝,而且感觉她们时,周遭的一切似乎都被屏蔽了,隐没了,所以虽然短暂,但印象清晰,一个个神奇美好的瞬间就像一帧帧照片保存在我的记忆里。


我不认为她们是“偶然”﹑是“错觉”,可我又无法解释这种现象,我对她们的感知也仅仅就是这样的几个瞬间,然而,要想认识她们,也只能从这几个瞬间着手。终于,我对她们有了点认识,让我试着描述一下。这里,我也用一用我们中国人的两分法,我,即审美主体,是主观方面﹑是阳;他,产生意象美的载体,是客观﹑是阴。


先从“我”说起,感知意象美时,我都是处于一种无为的状态,一旦我有为地想看个究竟,她们便隐身而去。回想在我学拳的第二天,也有一次类似的体验:那是五月的一个清晨,晨练场上来了一位拳家,应大家之邀,他即兴表演了一套拳。他高挑个,一袭白衫裤,一身的轻灵,一脸的超脱,春风里,他衣袂飘飘,好像就要乘风而起,化仙而去。他以这种动态的表现形式把我却带入空灵,感觉周围虚无了,心里清清地,静静地,只是有意无意地看着他在打拳。


因为当时对于太极拳我一无所知,我看拳既没有选择,也没有比较,更没有任何成见﹑杂念,只觉得心中漾起一种淡淡的愉悦,这种愉悦淡到无从说起,好像一丝风就能把她吹得无影踪;这种愉悦又很渗透,好像身﹑心﹑神一时都处在她的浸润滋养之中。


由于距离近,我在他的场中,(场:即他所作用和影响的空间)所以我不但欣赏了他的具象美,我还身临其境地体验了他的意象美,并跟随他一道进入了物我两忘之境。只是当时“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是我时间最长的一次意象审美体验,打一套拳的时间。以后也曾几次再看他打拳,全无感觉,因为我执著了,我有为了,我要看他这儿是怎么打的,那儿又是怎么打的,执著压抑了感官和直觉,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


再说“他”,能产生意象美的人,一定是德养很高,对拳理理解深刻,拳也打得好的人。一个无极式,他已形神合一,起式阴阳分,他又天人合一,他的一身正气即刻就融入了天地的浩然之气,和谐于宇宙自然了,所以,他的场便随之呈现出浩然﹑深远﹑祥和﹑沉静的天地之大美!他也因无为﹑空灵而至美!


他无为,我也无为,所以那一瞬间,我和他是人我合一,天人合一,因为距离的关系,那位“儒雅先生”又让我以视觉从宏观上感知了他—— 一个行拳者的意象美。


意象美是审美的一种较高境界,是要以比较具足的具象美为前提的。


如果审美载体和审美主体都存在人的因素,那么,首先审美载体和审美主体里的人要实现人我合一,要心相知﹑神相合,而且这种合一、相知、相合又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然后,再进入天人合一的审美意境。


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在欣赏唐代著名山水画家李思训的“长江绝岛图”时,曾填词一首:“山苍苍,水茫茫,大孤小孤江中央。崖崩路绝猿鸟去,惟有乔木搀天长。客舟何处来,棹歌中流声抑扬。沙平风软望不到,孤山久与船低昂。峨峨两烟鬟,晓镜开新妆。舟中贾客莫漫狂,小姑前年嫁彭郎。”长江壮观,孤山险峻,开阔的江面上还飘着一叶扁舟,看着,看着,苏东坡神思遐往了,他不但听见了船上人抑扬的歌声,他还上了船,和他们一起颠簸,看着孤山在波峰浪谷间忽高忽低,云水之间,他忽然觉得孤山美丽得像个新妆少女,然后他话锋一转调侃船人:不要胡思乱想哟,“小姑”(这里苏东坡取“孤”的谐音)两年前就嫁给彭郎了!(这里彭郎意指小孤山对面的“彭浪矶”)苏东坡不但走进了作者的意境,而且还以大诗人特有的丰富的想象力,浪漫地升华了作者的意境,实现了人我合一﹑天人合一的意象审美。


就我的认知,意象美的宏观形象不是很清晰,是有些朦胧的。其实,所谓的“清晰”,也只是人的视觉在有限空间内的感觉,再清晰也是片面的。而意象美则是以浩然之气的形式,表象着宇宙事物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作用的深刻的内在的规律。


先贤孟子早就描述过这种浩然之气。《孟子·公孙丑》中记载,有一个叫公孙丑的人问孟子:请问老师您长于那一方面呢?“孟子曰:“难言也。其为气也,至大至刚,宜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所以意象美是宇宙之美,是天地之大美!“大道无形”,和谐于她,而后才能感知于她。


而且又因为我们只能是有限地﹑局部地感知她,所以她给我们的感觉永远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但是如果你身处其中,你会感觉到她是弥漫的,渗透的,你会全身心的感知她,在这种圆满的和谐中,生命便会生发出一种淡淡的﹑深深的﹑本真的愉悦;她神秘;她摄人心魄;她玉洁冰清;你凡心一动,杂念一起,她即刻隐身,这隐身不是她走了﹑她消失了,她永远在,她是永恒的!是你的俗念障碍了你的心智﹑你的感官,是你俗了,是你愚钝了,感知不到她了。


美无处不在,意象美也是如此,只是有时觉得她远在天边,在世俗之心无法企及的虚灵之境,但有时又觉得她近在咫尺,放下凡心你即可徜徉其间,亲爱的拳友,你一定有过这样的行拳体验:心花半开,意兴阑珊,如鱼在水,似云在天,享受意象美时,人都是沉静的,凝神的,“如醉如痴”的!


要入虚灵之境,先要修一颗空灵之心,这大概就是太极拳所追求的无为而为的精神境界吧。


中国文化里有一个很特色的分支,被称为“个性文化”,即会因为审美主体(这里指的是人)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人格个性,不同的修养认知,而赋予某种统一的审美载体多元的美,如“写意”的中国画,又如中国书法,数不清的书法家,演绎了汉字无尽的美,王体﹑颜体﹑柳体﹑欧体,表现的都是意象美,太极拳亦如此。


生生不息的中国人,不论男女老少,对太极拳都有着自己的意象审美,他们和而不同地打着自己的太极拳。


你看:尚武的人打太极拳,会打出几分威风;崇文的人打太极拳,会多几分儒雅;男人打太极拳,铁骨柔肠;女人打太极拳,水滴石穿;青少年打太极拳,静若处子,动如脱兔,彰显着生命的张力;老年人打太极拳,淡定从容,超然物外,清明澄澈如秋水长天……说不尽太极拳的风情,道不尽太极拳的魅力!


太极拳精深的文化内涵和独具特色的完美形式,使她在我们民族文化中有着较深远的审美意义和较高的审美价值。从她自明代创建以来,在中华大地上,炎黄子孙们便代代相传,经久不衰。“是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如今,她正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太极拳终将会成为人类文明史里一朵灿烂的奇葩!


注:

  ①引自王宗岳的《太极拳论》。

  ②引自武禹襄的《太极拳论》。







































评论已有 0

大家都在搜

热点资讯